Now Reading
乘上 The Shanghai Sisters 时光机 回到风情妩媚老上海

乘上 The Shanghai Sisters 时光机 回到风情妩媚老上海

“玫瑰玫瑰我爱你…….玫瑰玫瑰情意重…….”擅长在舞台上载歌载舞的The Shanghai Sisters(尚海姐妹),今天就像红色玫瑰一样,热情足以染红整个Loving Hut。她们即使吃一根菜心,喝一口滋味丰富的好汤,最后轻咬一颗精致的麻糬,心里都充满感恩,默默感谢大地之母、生命之源奉献的美好。

The Shanghai Sisters由Wnnie Ho何芸妮、Janet Lee李抒芬和May Mow媚毛组成。
今天她们把甫推出便获好评的《The Shanghai Sisters》三重唱爵士老歌,再次隆重介绍给大家,同时也与大家分享她们在音乐路上的喜悦。
谈着谈着,爵士魂慢慢上身,纤细的腰肢开始摆动,如柳枝,也如蛇,好想马上唱、马上舞,翻转整个宁静的斋馆。来到拍照环节,复古气息浓烈的她们忙着补妆,展现她们千年不变,最美的容颜与姿态。
记者 :您平时会很注意饮食吗?有常吃素吗?一般上选择什么样的素食?
芸妮 :来到这个年纪,一定会注意饮食了,哈哈哈!我没有长期在吃素。但以前因为爸爸的关系,那时家里的菜肴都是以蔬菜为主。后来医生告诉爸爸,他不能适应这样的饮食方式,所以家里又开始有了荤食。我本身的话,绝对是一个“肉食动物”!不过无论是素食或荤食,营养均衡还是最重要。
我很注重食材的新鲜和烹调的方式,而且比较少吃煎炸的食物。若是选择素食,我会以青菜为主,但也尝过一些以豆粉做成的素肉骨茶、素鸡肉和素鱼等。我本身是不吃羊肉的,但是却很喜欢咖喱素羊肉,因为它没有那个腥膻味,而且很有嚼劲。
Janet :我12、13岁时有吃长素。可是近年来,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很多国家,也开始接触荤食了。我在家里很喜欢下厨,而且都是煮素食,我也喜欢看Youtube学煮各种食物,食材都以蔬菜和豆类为主。我经常从烹饪中寻找乐趣,我也会去了解食材的风味,就像玩音乐一样,有很多空间可以去玩。听音乐和唱歌都很享受,吃东西也一样,民以食为天嘛!
我很幸运可以成为自由业者,可以有很多时间享受下厨的乐趣,而且素食不仅可以维持身体的健康,也可以环保。我妈是家里第一个吃长素的人,她最拿手的菜就是素烧鹅了。
媚毛 :我一个人的时候,都会去打包杂饭回家吃,我选择的菜肴几乎都是蔬菜。由于我对煮食还没有深入研究,所以若是我自己下厨,一般都会很简约,不会把整个厨房弄得油烟脏污。所以我有时会煮ABC汤,早餐的话,可能就是煎蛋和沙拉。近期就有煲糖水,用红枣、木耳或红豆之类的当食材。
有时当我要尝试煮新的菜肴时,就会打去问Janet烹调的步骤,比如我该先放什么食材去煮之类的。吃素的话,我会在每年的9月份,配合九皇爷诞在特定日子里吃全素。

记者 :The Shanghai Sisters是如何开始的?
芸妮 :我们在5年前就以非正式的形式出现,那时我们也没有太活跃。回到最初,我们是因为一个商演而第一次“合体”。那场商演需要3个唱上海爵士的人同台演出,除了独唱,我们也必须以三重唱的形式呈现。我们为了那场商演而凑在一起。但我们并没有想要以一个组合的形式来发展。可是在那场商演之后,陆陆续续接到一些询问,而且越来越多,既然这样,我们就正式组成一个组合。后来我们也考虑到,这个组合已经过了这么多年,不如衍生一张专辑,所以就有了现在这张《The Shanghai Sisters》老上海爵士专辑.

好歌串起美好时光
记者 :请分享筹备《The Shanghai Sisters》的过程。对于这张专辑,您最大的满足感是什么?
Janet:其实现成的歌曲内容早就已经有了,真正制作大概1月吧。这张专辑有两个版本,第二个在日本索尼压碟的SACD多了4首歌。
芸妮 :这10多年来我做了很多专辑,但是这张专辑前后1个月就诞生了,速度快得连我也吓一跳!

媚毛 :专辑里的歌曲,也是我们平时上台演唱的歌曲。最大的满足感,就是把它们收录成一张实体专辑。感谢音乐人郑泽相特别为这些歌曲编曲。我们做这张专辑之前,就有很多人来听我们唱这些歌曲,他们也问到为何我们不出一张专辑,他们认为好的作品,就应该记录起来。
Janet :最大的满足感就是专辑做出来后,有人去买来听,可以看到有人支持和欣赏我们的作品。我们去到香港,也获得大家热烈的反应,我们有感到自己像个艺人,有Malaysia Boleh、以国家为荣的感觉。我们会觉得自己的作品真的不错,很丰富、特别,也很受欢迎!

专辑在香港引回响
芸妮 :我们向来只活跃在星马一带,其实我们是先接到香港的邀请,才刚好发片。所以就顺理成章将专辑带过去。其实也没有时间宣传,也没做什么铺排,但就在短短的时间内得到很好的回响,相当受宠若惊,也出乎我们的意料。而且很值得骄傲的是,专辑整个制作,包括音乐的录制、照片、封面设计,前后期都是在马来西亚制作。
我们没有经纪公司,所以很多事情都要自己来。比如造型方面,媚毛会帮我们构思,音乐方面的,比如和声是由我来写。Janet则负责帮我做社交媒体方面的东西,后来负责协调的William加进来后,就帮我们向外扩展,比如见媒体,包括到香港的行程。
记者 :香港之前没有中文爵士老歌,还是很少?以致你们的出现成了一股清流?

芸妮:其实香港是有的,只是刚巧在3月的那一段时间,正值他们比较低迷的时期,几乎没有人做上海时代的复古翻唱。他们主要是做80、90年代的,所以就变成那个时代曲有了一个很大的空缺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就比较容易脱颖而出。
加上我们本来就是老歌三重唱的形式,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亮点,大家就会觉得我们这个组合很新鲜。我们唱的是复古情怀很重的上海时代曲,整个呈现方式一点都不老成,而且听起来很活泼。
Janet :而且我们也带出了马来西亚的色彩,所以这一点也会打动到他们。
记者 :The Shanghai Sisters这个组合名称是怎么来的呢?
媚毛 :当初Janet那边接到一个案子,对方要找3个会唱歌的女生,当然也要漂亮的啦,哈哈哈!刚好当晚的主题是“上海之夜”,我们上台之前,司仪不晓得如何向观众介绍我们,于是他灵机一动,就说不如叫我们The Shanghai Sisters,结果这个名字就这样沿用到今天了。

记者 :你们平时3个人一起演出,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好玩的趣事?
芸妮 :趣事有很多啦,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们必须要常常一起出国、旅行。我们大家都喜欢吃东西,很多时候会成为演出过后的趣事。特别是出国或出远门的时候,演出后放松地吃东西。
Janet :前阵子我们的造型用品,都是从网上买下的。不过也有一段时间,我们去同个地方定制衣服,还会用亮片和其他饰品点缀衣服,为了呈现更好的效果,我们会自己修剪衣服一些部位,有时会出现七手八脚的有趣画面,哈哈哈!

不同个性擦出火花
记者 :请谈谈你们各自的个性与风格。
媚毛 :我们3个人在台上的节奏虽然是一样的,但私底下的节奏就不一样了。我喜欢比较慢的步伐,比如去度假。
如果说到我们3个人的排位,从行为上来说,我会显得年纪最大的。不过我们3个人的个性还蛮搭的。

芸妮 :3个人在一起,个性不应该是相似的,应该要不同才会好玩,才会产生不一样的火花,否则会就会很乏味。
Janet :(这时有人说芸妮比较像小孩子)你说她(芸妮)像小孩子?她啊很“老水”的啊,老灵魂来的啊!
芸妮 :哈哈哈!Janet比较有冒险精神,看中了一个目标,就会拉着我们说:“走,我们去做!”

三姝从小爱唱歌
记者 :请分享您的音乐之路。
Janet :我从小就很喜欢唱歌,我妈播卡带时,我就会跟着唱。过后我有参加儿童合唱团,喜欢艺术和舞台上的东西。我在一家企业工作了8年,28岁那年我就辞职,转换跑道进入音乐界。我创建了部落格,影印名片,开始我新的人生。
我也开始学唱歌,包括美声学。我也接触了爵士乐,认识音乐人郑泽相和芸妮,开始比较活跃在Jazz Club里,演出的时候就认识了媚毛。我们又唱又跳,所以现在大家听到The Shanghai Sisters时,就会知道那不只是一个歌唱表演而已,而是一场show(舞台演出)。

媚毛 :我小时候,妈妈就很喜欢买录影带回来,家里没人的时候,我就会开来模仿那些童星唱歌,有些童星组合会有7个人,那么我就会模仿那7把声音。我妈知道我很爱表演,但是我很胆小,在众人面前也很少讲话,更不敢去表演。那时妈妈就会推我去表演,然后我就会怪她那样做。她知道我喜欢表演,也很爱美。其实我每一年都很想参加学校班级的歌唱比赛,但是都没有勇气。直到六年级那年,老师还是没有选中我。于是我在同学的陪同下,到办公室找老师,跟老师说我要参加那一次的歌唱比赛。老师过后为了让我参加而淘汰了其中一个参赛者,哈哈哈!那一年我得了冠军。
20多岁时,我参加了八度空间的《绝对Superstar》选秀节目,过后我认识了一些唱歌的朋友,于是就留在吉隆坡发展。那时都是以驻唱为主,直到5年前认识了Pop Pop Music,就开始比较多接触到爵士乐。
芸妮 :我很小就出道了。我想许多人认识我,应该是从新秀大赛开始。其实新秀大赛是我第2个歌唱比赛,第一次是在小学儿童节的班级比赛。我在中学时期很活跃,但却是活跃于创作,我喜欢写歌多过于参加歌唱比赛。
过了几年,机缘巧合下,我和当时的室友参加了新秀大赛,结果却把室友踢出局了,自己还得了冠军,哈哈哈哈!得奖后,其实已经是半只脚踩进了娱乐圈。可是那时我内心很挣扎,我向来就比较喜欢幕后的工作,我不晓得自己是否能适应幕前的生活。所以我就逃避,去大学念书,我也参与音乐剧、广告配音,继续做幕后的东西,也曾经在电台当业余DJ。
过后觉得还是唱歌比较好,后来就去英国进修音乐一年。回来之后调好心志,我已经可以走向幕前了,所以2008年我才正式加入唱片公司,正式发行专辑,也发了爵士乐的专辑。
后来,还是觉得自己很喜欢写歌,很想把自己写的东西讲给别人听。转了一大圈之后,在2016年的时候,我又回到发行流行专辑。那时是发行《一个人的自己》专辑,然后就有《妈姐》这些邀约进来。所以我现在,都是在不同的音乐类型上发展,因为两个元素都是我的养分,都是我喜欢的音乐。
我想The Shanghai Sisters最大的卖点,是它在现今社会成为一个主要的复古元素,它让大家回到了那个年代。我们的造型、封面设计,你即使10年后拿出来看,都会认为它是复古的,我们的歌曲也一样,它是一个概念性的东西,它除了有上海时代的感觉,还有一些新的元素,我觉得这就是The Shanghai Sisters能够跳出来的原因。

专访┃以诺
摄影┃Steve Wai

极品
0
高兴
0
喜欢
0
一般
0
无聊
0

Copyright © 2020 LIFE MAGAZINES. All rights reserved.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