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w Reading
朱浩仁 、梁祖仪 真心对话

朱浩仁 、梁祖仪 真心对话

 

 白天的New Chapter by The Owls Cafe,里头所有的猫头鹰并没有回巢休息,眼睛还是亮晶晶地迎接顾客上门用餐。嘿,这里所谓的猫头鹰,其实是陈列架上的猫头鹰摆设品,它们无时无刻都在欢迎大家的到来哦。今天,这里来了两位“逆行者”,顿时引起顾客们轻微的骚动,他们就是星10大的朱浩仁和梁祖仪,男神和女神驾到,连众猫头鹰也“咕!咕!咕!”叫了几声,表示热烈欢迎!

时装推理剧《逆行者》即将从8月19日起,每逢星期一至四,晚上9时30分在八度空间播出。而朱浩仁和梁祖仪就是其中的主要演员,提起这部连续剧,他们一边吃美味的甜品,一边侃侃而谈,空气里充满了甜味和笑声,快乐的氛围就这么轻易地营造起来了!

记者 : 你们喜欢吃甜品吗?喜欢哪种甜品?
祖仪 : 呵!没有一天不吃甜品!冰淇淋、蛋糕都很喜欢吃。
浩仁 : 我喜欢珍珠奶茶!哈哈哈!
记者 : 平时对日常饮食有什么要求?
浩仁 : 我比较偏爱重口味的食物。如果是鸡扒的话,那个酱汁一定要很浓的、黑黑的!
祖仪 : 我在外面吃的时候,可能会重口味一点。在家里时,我和家人的饮食是属于比较健康的。我想就是受妈咪的影响吧,哈哈哈,她煮什么,我们就吃什么。而且在家里就吃得比较简单一点。其实我是个很大吃的人,不会太在意身材。
浩仁 : 她是大胃王,哈哈哈!
祖仪 : 我想我们一起拍戏时,大家都知道我是超大吃的。我身材也没有好,只是不胖而已。我也不是运动型的人,平时很少去运动,就一个月运动几次而已。另外工作量也大,要经常奔波和熬夜,可能会吃得多,但是吃得健康的话就好了,我会选择不吃煎炸的食物,也不会吃太多的肉,如果是吃重口味的食物,份量也不会太大。

记者 : 你们拍戏都是没天没夜的,拍戏的话,你们一般都吃什么?
祖仪 : 在马来西亚拍戏的话,我们都是吃饭盒。
浩仁 : 对,但是在中国就不一样,除了饭盒,还可以叫外卖。
祖仪 : 在中国的话,就可以选择自己想吃的食物。我在本地拍戏的话也有好处,我在吉隆坡拍戏时,妈咪就会下厨,她就会很常给我带便当去拍摄现场。我也会带妈咪煮的食物去和大家分享。
浩仁 : 对,我喝过她妈咪煮的南瓜玉米糖水,很好喝啊!
祖仪 : 因为拍摄而常吃便当,妈咪也会看不过眼,她就会把自己煮的食物带到拍摄现场给我,或者很早就准备好给我带过去。
浩仁 : 上次你妈咪带食物来的时候,我们在山长水远的地方拍摄。她那时开了两个小时的车程来哩!
祖仪 : 对呀,我们拍摄时,有时会碰到一些节日,比如说拍摄《逆行者》时刚好碰到冬至,妈咪就准备了汤圆给大家吃,就像在提醒大家,拍摄再忙碌,也不要忘记过节哦!
浩仁 :我记得!那一天实在是太温馨了!

记者 : 请分享拍摄《逆行者》时难忘的经验。
浩仁 : 有一次我开车到现场拍摄,花了一个半小时。那天我的时间排得很满,一天要工作约16个小时。那个时候是拍我的主戏,我因为一段时间没有拍戏,所以一进场就开始头痛。我拍戏用到自己的情绪,头就会很容易痛。第二天的时候,我的头痛到要炸开似的,而且那天我只有3到4个小时的睡眠时间,头痛到难以想象的程度,我真是度过了一个很辛苦的晚上。
祖仪 : 浩仁在《逆行者》里面的角色,就是一个很认真的心理医生。
浩仁 : 而且那次拍摄,跟我以往的角色是很大的反差,我是第一次跟Mediacorp合作,对我而言是个很大的突破。
祖仪 : 他给观众营造出一种神秘的感觉。他是真的好心,还是背后有其他的想法呢?庆幸的是,在这部电视剧里,每个演员的线都比较清楚。而且比如我在拍摄的时候,其他演员就像Pauline陈俐杏就可以休息。拍Pauline的戏份时,我不需要在里面。以前拍《妈姐》的话,每个人都要在一起,所以每一天都要在现场。
我在《逆行者》里是演一个有创伤后应激障碍(PTSD)的人,看到一些画面,就会勾起那些不堪的回忆,而且我也失去了一些回忆。 我在戏里一开始就是经历一场车祸,失去了一只脚,也失去了戏里的男朋友。90%的戏我都坐在轮椅上,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戏我是用拐杖走路。我要熟练地操作轮椅,包括最后开车的戏份,我要懂得如何拆开轮椅和上下车。另外,上下楼梯也是一个蛮大的问题。不过我之前也做了很多功课,学习如何像一个残疾人士的行动。
另外,我有一场被人推下楼的戏,我们真的是去天台拍,是从高一点的地方掉到下一楼。那一场戏我很害怕。我不是演跳楼,而是被人推下楼,难度比较高一些。不过因为导演很专业,所以我很相信他。
我最喜欢的一场戏,就是和Pauline的吵架戏。我们私底下是好朋友,这是我们第3部合作的连续剧,3部剧里面我们都演很好的朋友,但是这一次就有吵架的戏,在拍那场戏的时候,我在里面是情绪失控的人,两人大吵一场,我们真的是骂到很大声,两人爆发出来,现场的人都毛骨悚然。那个take就很好。我坐在轮椅上,全身上下是在抖的,抖到入心入肺,非常激动。拍完后我和Pauline抱在一起。哈哈哈!

记者 : 浩仁的心理医生角色会难演吗?
浩仁 : 非常难演!一个心理医生,他一定要够稳。可是却又很容易稳到没有表情和情绪,导演要我很没有表情地笑,他要那些很微妙很细腻的东西,而且是很稳的。我不可以全部表情都挂在脸上,而是要放在心里面。我在前期摸索角色的时候也曾NG约30次,我真的很感谢导演,带我到另一个演绎的领域。导演都很好,让我学习到很多。
记者 : 拍戏难免会遇到危险的时候,可否谈谈你们的经历?
祖仪 : 应该就是拍摄电影被火烧伤那一次吧!我被烧伤后,需要听心经才可以入睡。其实那次烧伤是相当严重,二级烧伤,烧伤面积还蛮大的,我躺在医院3个星期,前两个星期完全不能下床。第3个星期进行物理治疗,拿着拐杖学走路。那也是我拍戏生涯最难忘的一件事,也能深刻体会到《逆行者》那个角色的心情。
对,还有《逆行者》里的车祸戏!这个才是重点。拍摄时整辆车烧起来,还不能用替身,我要坐在车里面。顺利拍完车祸镜头后,导演对我说:你很棒,你是我遇过第一个愿意在车里拍这种戏的女演员。其实,如果导演早跟我说有危险,我可能就不敢拍了。但我相信导演对自己和团队都有信心。
记者 : 浩仁试过拍戏而受伤吗?
浩仁 : 我在《逆行者》里是个很斯文的人,我被人打就有,哈哈哈!说到因为演戏而受伤,应该是祖仪拿着拐杖,我要去救她那一幕。那时有车要撞过来,我要把她推开,同时把她整个抱起来,转去另外一边,结果我们那时就受伤了,身体一些部位一片淤青。

祖仪 : 这样的剧情虽然出现过很多片子里,但这次不一样的是,他要救一个残障人士,是非常困难的事,他不能只拉我一只手,因为我在戏里是一只脚完全不能动的,他需要把我整个身体抽起来,但要在那零点几秒内做到是很不容易的事。
浩仁 : 还有一幕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,就是我要下海救戏里的前女友。我要捶她的胸口,歇斯底里地喊,情绪完全崩溃。所以那一场戏也是很辛苦,我跪在沙地上,脚皮摩擦在沙上,那整个场景很难忘,也相当煎熬。我也很敬佩导演的胆量,因为他们敢找我演,哈哈哈!可能因为那个角色适合我吧,而他们也愿意给我那个机会。另外,我也有机会为这部剧写了3首歌,又写又唱。
记者 : 你们拍了不少爱情剧,加上最近双宋离婚和范冰冰李晨分手事件,你们对爱情有什么看法?会不会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?
浩仁 : 我觉得每个人的遭遇不一样。不能用大众的眼光去看一段婚姻。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,也有可能会发生在我们身上。所以我觉得结婚这件事,不管他是不是艺人,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。
祖仪 : 我觉得感情是很不能强求的东西,只能顺其自然。如果那么幸运,在对的时间,遇到对的人,就要好好把握。没有的话,也不需要着急。
记者 : 在我国拍剧可以出现接吻的镜头吗?
浩仁 : 可以接吻,但是会剪掉而已,哈哈哈!
祖仪 : 在马来西亚拍电视剧,爱情这方面还是比较保守一些,不会太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戏,就像我和浩仁在戏里的爱情,也是比较平淡的。
记者 :《逆行者》这部片子的人物好像都很难捉摸哦!
浩仁 : 祖仪,你拍过那么多电视剧,会不会觉得《逆行者》的剧本比较复杂?
祖仪 : 对,这是我接过最复杂的剧本。我在接这部电视剧的时候,会有点担心在拍摄时神经错乱、会有忧郁的感觉,因为戏里的我就是个有忧郁症的病患。很多时候会觉得身边东西都是假的,很多人都在骗你的那种感觉。
浩仁 : 你这么说就对了。这个剧本错综复杂,可是很多事情好像又连接在一起,会一直给你惊喜,你会一直追下去。我看剧本时,越看越精神!
祖仪 : 在马来西亚拍剧,在很忙的情况下,我拿到剧本时会觉得是一种很重的负担,因为要看完,要做功课。有些剧本是很精彩,但我还是会偷懒,可能今天只看3集就好了。但是这一部《逆行者》却一看就无法自拔,知道了大纲,但还是很想知道细节怎么跑,所以我就一直要求继续看还未发出的最新集数。我很想知道故事的发展。加上这个角色的特殊,我就很想趁早做功课。
记者 : 每次演哭戏,怎么让自己哭出来?
祖仪 : 擦下辣椒,开玩笑啦,哈哈哈!

<逆行者>剧照

<逆行者> 8月19日启播  每逢星期一至四 930pm (八度空间)

浩仁 : 祖仪很会演哭戏的哦!她要流眼泪,马上就可以流出来。
祖仪 : 我小时候在演戏时会很容易哭,所以小时就有个外号叫“水龙头”,不只是可以开,还可以关,要几时开几时关都可以。但是到了20多岁这个阶段,反而演哭戏比较难做到。可能以前年纪小,还很单纯,可以很容易被感动。但是长大了稍微会坚强一点的时候,一定要很感动的事,才会感动到我。我有跟一些导演分析过,为何20多岁这段期间,演哭戏会比较困难,虽然你要我故意哭出来,我还是可以做到。导演说一定会有这个过渡期,可能到了30岁过后,又会变成很感性、很容易哭了。其实不是每一场哭戏都需要掉泪,有时候我们没有哭,反而观众早已被感动到哭了。
浩仁 : 总结来说,她已经去到另一个层次了!
记者 : 接下来还想挑战什么样的角色?
祖仪 : 啊!不要再拍“火戏”就好了,有阴影了。我想演古装戏,我觉得很美。
浩仁 : 我拍过古装戏,年代剧就没拍过。我觉得年代剧蛮好玩的,穿越时空,很喜欢那些剧情。
记者 : 你们平时如何解压?
浩仁 : 运动是很好的解压方式。
祖仪 : 吃甜品绝对可以解压!我在感到压力的时候,吃不到甜品会发脾气的,哈哈哈!
浩仁 : 对,吃甜品!只要可以吃到我的happy meal,我就会很开心。还有看电影也可以解压。
祖仪 : 吃很重要。怎么忙碌都好,都会很期待吃东西。就像在拍戏时,我会很期待“放饭”那一刻。

 

专访┃以诺   摄影┃Raphael Hoh

 

极品
0
高兴
0
喜欢
0
一般
0
无聊
0

Copyright © 2020 LIFE MAGAZINES. All rights reserved.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