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w Reading
罗冠兰 不怕变老

罗冠兰 不怕变老

当戏剧讲师·发掘学生潜能

罗冠兰在年初凭《宠我》扬威海外,除了夺下圣地牙哥独立电影展最佳女主角,也在景深国际电影节竞赛中获得最佳女主角。
她在演艺圈打滚多年,从舞台到电影,再到电视,后来她决定转到演艺学院任教戏剧。近年来,她专注教育,在香港演艺学院担任高级讲师,减少了幕前的演出。
原来教书一直是她的兴趣和梦想,“我在中学时遇到几个真的是很好的老师,他们对学生的耐性和爱心,还有他们的勤力博学,常常提醒我不能松懈,所以我也要做一个有贡献的人。”
她分享说,教书其实自己也是在累积知识,因为在教学生的同时,自己也学到更多的东西。她享受教学的乐趣,而且可说是乐在其中。“教戏剧,其实不是像教中学生那样,我们不只是传授知识和资讯,我们要跟学生走得很近,去发掘他们的潜能,整个过程其实很有挑战性。

以亲子题材为故事背景的《逆光成长》,共13集,剧情以特殊儿童、叛逆未婚妈妈为主轴,并以不同年代的教育方式与差异作为对比。《逆光成长》主要在吉胆岛取景,香港著名资深女演员罗冠兰受邀参演剧中文盲外婆“苏嫦妹”一角,其中与是饰演外孙女“孙小昭”陈子颖和外曾孙“阿B”梁韶哲有很多场的对手戏。八度空间将于2017年10月6日起,每逢星期五,晚上8时30分播出。

来马拍剧·饰演文盲外婆

这次抽空来马拍摄电视剧《逆光成长》,罗冠兰挑战饰演一个在渔村长大的文盲外婆“苏嫦妹”。
她直言,在第一次看到剧本时,她就感到十分好奇。“最吸引我的就是‘苏嫦妹’,这个角色和我的背景完全相反,我的人生离不开教育和文化,‘苏嫦妹’的思维是靠着传统和家庭教养成长而得到判断,所以当她知道曾孙(梁韶哲饰演)是自闭儿时,她非常的挣扎。如果是我本人,我一定会从各方面去探讨自闭症,但‘苏嫦妹’很保守,她也有很多的顾虑,所以我很有兴趣看看她的內心世界。”
《逆光成长》主景在吉胆岛取景,她和剧组进岛拍摄约1个月。她直言刚到大马时,她感到水土不服,后来才渐入佳境。“这是我第一次在岛上拍戏,这里(吉胆岛)很平静,我们每天都拍戏,从早到晚,所以也没有机会好好去看看这里,是有点可惜的。”

不介意公开年龄·思想成熟最重要

在网上搜索罗冠兰的资料,不同的网站,记载着她不同的年龄。问起了她真实的年龄,她称自己今年60岁,她坦言不介意让大家知道她的年龄。“我本身不介意年龄,我觉得肉体的年龄没有什么意思。很多人年纪很大,但心智不成熟,相反也有一些年轻人,他的阅历、思维很成熟。所以我觉得‘肉身’只是代表着有机会皱纹越来越多,身体开始衰退,但是和做人、人生、思想完全没有关系。”
她笑言,自己在年轻时,反而更介意年龄这回事。当她20多岁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很老了。“我记得24岁那一年,玩了一个游戏,我伸出了手,然后让他们猜猜看,看了我的手,然后猜我的年龄。结果他们一看,就猜对了,当时我觉得很不好意思,感觉自己好像很老了。”
以前她会觉得越年轻越好,后来发现这样的想法其实很傻。“你不如看我的思想是几岁,那好过看样子吧,其实样子没有什么意义。尤其身为演员,年龄更是没有意思。在舞台上,只要你做到那个年纪的感觉,你几岁台下观众是不懂的,他觉得你像不像,其实是偏见,因为他知道你是谁,所以我不介意年纪。”

喜欢收集食谱·欣赏烹饪的艺术

罗冠兰很满意现状,生活过得很自在、开心,“我一个人住,日子虽然很忙,但一有时间,我就会去找妈妈和侄儿。”
她喜欢看书,家里收藏了不同类型的书籍,最多就是食谱。“我很喜欢买食谱,因为我觉得很好看,烹饪就是一个艺术。根据食谱里写的成分、材料,就会煮出不同的菜色,这真的很有趣,当中的学问是你会看到别人钻研的心得,加上食谱的照片都很美,所以我很喜欢看。”
对于食物,她不挑食,但欣赏日本料理的诚意和创意。“日本菜很精致,色和味透过配搭、艺术去呈现。厨师会找那个季节最好的食材,很认真去做呈现,日本菜的摆设也会和那个季节有关。我们看到的感觉就像是一幅画,第二是当中的细节和细心,看了都觉得赏心悦目。除了视觉,味觉和清淡的健康概念也很好。”
她直言生活忙碌,所以没有下厨,3餐都是外食,偶而放假就会去见妈妈,然后吃到妈妈煮的菜。“我曾经以为我会很常煮,但一直没有机会,因为工作很忙,没有机会发挥,哈哈……我喜欢妈妈煮的菜,虽然她煮的是很简单的家庭菜,但真的好好吃,就是温暖的味道。”

享受一个人·不能接受忘年恋

目前单身,虽然罗冠兰没有结婚生子,但她还是相信缘份。“人在不同的阶段,就会有不同想法。年轻时,我会觉得好像要按照家里的要求、习惯,一定要结婚,所以很自然觉得差不多年纪,就是要结婚生子。”
但是她并没有选择这条路,当年在朋友婚礼上,她当了伴娘,朋友特地为她牵线认识伴郎,希望她也可以找到另一半。“朋友问我,我第一个反应,‘我真的不想这些,我想继续念书,然后要工作’。如果这么早结婚,那我不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到了!”
虽然她也觉得有时两人比一个人好,但她坦言,如果她愿意去开始一段感情,她就会是那一个很难放下的人。“我不是那种喜欢去尝试的人,我不会去试,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,所以谈恋爱的经验也比较少。虽然有时会觉得,有一个人在你身边,他会支持你,那真的不错,但这又不是必须要的,因为这个世界,可能现在那个人在你身边,但是他是不是会陪你到死,我们都不懂,所以我不要求。现在我也习惯了一个人,所以最好不要来骚扰我了。”
她也接受不了自己“介入”忘年恋或姐弟恋,“看到别人的忘年恋、姐弟恋,我觉得无所谓,他们喜欢、快乐就好,只要没有影响到别人,像搭上有妇之夫,那我是不赞同的。我可以接受人家的恋情,但自己的未必能接受。可能是教书的关系,我和年轻人的思想虽然是可以沟通,但只是朋友,至于会不会‘诱惑’到我,然后成为情侣,要是碰到了,我觉得自己未必能接受。”

推荐

 

 

 

极品
0
高兴
0
喜欢
0
一般
0
无聊
0

Copyright © 2021 LIFE MAGAZINES. All rights reserved.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