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w Reading
阿晨 杨理强 辣味双雄

阿晨 杨理强 辣味双雄

有人说,辣并不是一种味道,而是一种极端刺激感。
它刺激口腔细胞,在大脑中形成类似灼烧的微量刺激感觉,而不是味蕾所感受到的味觉。然而,吃辣是会让人上瘾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,许多嗜辣如命的人,就是享受追求这种口腔的痛感,即使吃得满头大汗,也要大呼过瘾。这一期的《艺人上菜》,我们给读者请来两位Melody FM电台名嘴——阿晨和杨理强,畅谈他们吃香喝辣的心得。

 

辣味双雄生食指天椒

阿晨:我是个无辣不欢的人,虽然称不上吃得非常辣或大辣,但是在食物的选择上一定要带辣。也许身边的家人都喜欢吃辣,造成我从小开始就有吃辣的偏好,另一个原因是我属于寒性体质,吃辣可以给我产生热能量。
理强:然后就会自觉自己很“热辣”,是吗?
阿晨:我无需透过吃辣来提升自己的魅力指数,我自带光环,天生就具足百分百魅力的人,哈哈哈!当我来到现在的工作环境,很开心知道理强也是嗜辣族,当时眼睛马上放大,因为过往大伙人约吃麻辣火锅时,因为要迁就众人口味不能点大辣的汤底,我就会很烦躁,感觉吃不够味,吃得不爽快。
理强:难怪那时我就感觉你看我的眼神有异,原来如此!对的,大辣对我们来说,不是只有味蕾上的干辣呛鼻,我们还是可以吃得出食材的原有鲜味,那种辛辣的香气和麻味,是让我们的胃口大开,非常好下饭。我也是受到家人的影响,我的爸爸很喜欢吃辣,吃咖喱快熟面时拌着几根指天椒就直接往嘴里送。他这个生食辣椒的吃法,我也学习下来了!
阿晨:哇,这太可怕了!
理强:是的,我会这样吃,但是我并不鼓励其他人照着做,吃太辣是会造成肠胃的伤害,出现胃烧状况。我是小时候耳濡目染禁不住好奇之下去尝试,久了也养成这样的吃辣椒方式。
阿晨:话说回去,我是因为小时候有严重的哮喘病,背着送医时,经医生的建议吃辣来改善体质的。我不敢说有医学根据,视个人体质而定,但是这对我个人确实有帮助。

 

我们不是辣得没有道理

理强:我们虽然嗜辣,但不是成瘾辣得没有道理,当吃咖喱面或椰浆饭时,我们还是很欣赏不同食材带来的独特辣味享受。除非是认知上,原本该麻该辣的达不上麻辣要求,那我就会觉得不好吃了。
阿晨:那就会遭到我们的嫌弃。食物原有的味道还是要保留的,不能只是一味追求辣带来的刺激感,像提到的咖喱面和椰浆饭,吃的时候就要尝到那椰浆的浓郁和香甜。
理强:我觉得我们生长在马来西亚多元文化的一个国度,是很幸福的,对于喜欢吃辣的我们来说,简直是美食天堂。我们不单止可以尝试到其他族群的辣味美食,不多说其他的,单说麻辣火锅就好,我们也可以轻易找到带有香港、台湾和中国当地风味,麻辣程度不一的麻辣火锅。
阿晨:我个人觉得香港的麻辣火锅,辣的程度远不及中国。我试过在北京吃麻辣香锅,为了要表现自己有多厉害,点了个大辣的,结果辣得没办法吃完,哈哈哈!
理强:我在成都吃的麻辣火锅,那就真的是非常辣,汤面上带有一层红油,我们通常是吃里面香辣口感十足的佐料,不喝汤。相比之下,台湾的麻辣火锅麻辣程度会低一些,汤带鲜甜也可以喝。
阿晨:除了麻辣火锅,像在富都和旧古仔路一带的水煮鱼和辣子鸡丁,我也很喜欢去吃。我是喜欢辣多过麻的口味,不喜欢当不小心嚼到汤里的麻子时,舌头发麻的感觉。
理强:诶,我却喜欢麻多过辣。

除了辣,其实还有……

阿晨:我喜欢吃苦!小时候不懂得吃,中学之后就很喜欢了。我最爱喝爸爸煲的苦瓜汤,加入一些榨菜和鸡肉块,那个味道很好。我喜欢吃辣嘛,容易有口腔白斑和脸上长痘痘,苦瓜性凉下火,就能够帮助到我。
理强:原来我们的口味都蛮相像的咧,除了辣,我也喜欢苦!也是小时候妈妈觉得天气炎热,吃苦瓜能降火,就会蛋炒苦瓜或煲排骨苦瓜汤给我们吃。

阿晨:我最不喜欢吃甜,我还能够接受酸口味。
理强:我就无法接受酸的食物了,像泰国餐也是浅尝而已。也许因为以前用餐不定时养成胃病,胃酸过多下就不能吃酸的;反而胃痛时就想吃辣,感觉吃了辣胃就不痛了,对辣的偏食已经欲罢不能了。

新环境当新兵的心情滋味

阿晨:刚转换了新工作,离开了过往熟悉的环境,是有些不适应。我无法去比较孰轻孰重,毕竟是个新的尝试、新的合作团队和全新的体验。开始时在新环境里,从泊车位到去直播室做节目,我都会迷路。也因为各自直播时间不同,我是做早班节目的,暂时也无法和其他DJ同事碰面多做交流,最熟悉的还是要数理强,我们每天都见面,都会在直播室交班时空中聊上几句,八卦一下。现在,这些忐忑心情也已经克服,慢慢能够适应新环境了。
阿晨:节目性质上,我同样是做回时事,有call in,有人物专访等内容,这点都不成问题。况且,合作的对象大宝也共事超过10年,已经不需要花时间在建立默契上了,连对望眼神也省下,只要听到她的一句话我就能接上口,像节目中的《Miss Bobo 101》,就是个完全没有备稿讲究即时反应的新尝试,能得到听众的喜欢,我们也做得很开心。
理强:我其实很开心每天和他们俩在空中的crossover,我们可以开着麦克风聊上四五分钟的。从他们手中接班后,从热闹高亢的心情我会调适回比较理性,从专业又轻松的角度与上班族作交流,谈谈亲子关系课题。虽然之前是以做线上音乐和艺文类为主,但是我一直很喜欢小朋友,喜欢和他们互动,加上回归到自己也是属于上班族,这两大课题对我来说,没有多大的难题,可以很快地接应上手。
理强:说真的,一开始时,大家都担心我没有说服力,因为我单身又没有孩子。但是节目做久了,自然产生心得,现在我很喜欢做亲子课题这一块。我把从采访专家学者身上学习到的知识,传达给听众们,让他们有正向的引导和学习,当收到听众的正面回馈和感谢时,我也很高兴,感觉自己是转型成功了。这一点,我非常感谢现在的台长Jane丘咏欣,是她看见我的可能性给我充分发挥的机会,让我在节目中做得很自在。
阿晨:而我就必须得感谢大宝,她算是我的恩师,从我人生初次开播就和她搭档,一直到现在。工作上我们会互相提点和影响,然后一起成长,人生有个如此亦师亦友的拍档,是非常难得的。

专访┃刘杰胜 Kit Low  摄影┃Chew (westlight)  拍摄餐厅┃香港随变烧烤麻辣鸡煲

 

极品
0
高兴
0
喜欢
0
一般
0
无聊
0

Copyright © 2021 LIFE MAGAZINES. All rights reserved.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