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w Reading
Ben Yeo 杨志龙 慈父心声

Ben Yeo 杨志龙 慈父心声

最近在《美味风采》的烹饪直播上,不难看到杨志龙(Ben Yeo)的身影。他灵巧地操着刀锅镬、将不同的食材在各种调味料的助阵下,变成一道道香味扑鼻的美食。
曾经以模特儿身份进入演艺圈的Ben是大家熟悉的新加坡艺人,在不同的戏里扮演过不同的角色。而在现实生活里的他,是一名两个儿子的父亲。
“我是一个严父,也是个慈父!”他笑道。父亲节要到了,这名24孝父亲又要收到孩子送的礼物啦!

儿子一句话催泪
“每逢父亲节,太太和两个儿子都会给我一个小小的惊喜,他们会买个蛋糕,画些卡片给我。他们会拥抱、亲吻我,祝我父亲节快乐。我们有时会在外面吃一顿,或者在家里庆祝,太太会下厨煮丰富的一餐。”
“孩子们做过很多令我感动的事。印象最深刻的是,我的大儿子有一年在父亲节当天,在托儿所里一直看着他包包上的我的照片。那年他才3岁,老师问他在看什么,他就说在看着daddy的照片。‘我想念daddy……’他这样对老师说。
后来该老师把那句话转告Ben,令他感动不已。“那是我出席一个高球活动时拍的照片,框起来后就挂在他的包包上,我听了老师那句话后,心里就偷偷掉泪。”

打造好童年很重要
天空飘来细雨的时候,Ben就会坐在阳台边看雨听雨。“这个时候,两个儿子就会过来我身边,问我为何坐在那里,我就跟他们说坐在这里很舒服,很凉快,听雨声就像在听瀑布的声音,很疗愈。”
“我小时候有很好的童年,我也希望我孩子有美好的童年。对我来讲,童年很重要,一失去就没有了。”
说回父亲节,Ben也会和父亲在父亲节时吃饭。“我们就全家人一起吃。我父亲是个绝世好男人,他可以老实到地上有钱也不会去捡起来。他说钱不是他的,不可以拿。”
杨爸爸不烟不酒,也不去派对。他从凌晨4点多开始工作,傍晚6点多才回家。
“他回到家就是冲凉、吃饭、看电视。看完晚上8点的新闻后,就关上电视机,然后全家人就不可以再做任何事。我小时候很喜欢看摔跤节目,但这个节目通常都在晚上10点过后才播放。所以我就要盖一个被,偷偷爬出去开电视看。有几次还被他抓到,被他痛骂。”

“不过,他虽然管教严格,有时也会带我们去踢足球啦。现在回想过去,那个时代应该很少孩子会跟父母分享心事或秘密,我们亚洲人就是这样吧。我比较希望孩子长大后,可以跟我分享他们谈恋爱和工作上遇到的问题,到时我可以给他们一些意见、分担他们的忧愁、或者与他们共享一些开心的事。当然,他们在求学时如果遇到困难,也一定要说出来,家长尤其最担心孩子在学校里遇到霸凌事件。”
“父亲是孩子学习的榜样。有人说,儿子10岁到13、14岁这个阶段,都会跟爸爸比较亲,可能会从爸爸身上学习一些好的跟坏的东西。举个例子,我身边99%的男性朋友都有抽烟,而我却没有抽,因为我父亲也没有抽烟,我从小不喜欢烟味,这也是父亲给我的一些好的影响。”

Ben小时候有几个志愿,第一个是当警察,二是当空少,接着就是当厨师。“我在服兵役的时候就当了警察,不用去考试就做到了。空少我则考不到。”
“我小时候想要当厨师,因为那时喜欢看甄文达的烹饪节目,觉得他做菜很过瘾很好玩,他又很风趣,刀工又很好。因为我不是个很会读书的料子,认为当厨师饿不死,所以我就去念了酒店管理课程。我是进修烹饪,从那个时候起就对烹饪产生了兴趣。后来由于我是一个不喜欢工作时间朝九晚五,每天重复做同一件事的人,加上年轻时我的鼻子比较敏感,厨房的温度忽冷忽热,所以我就放弃在酒店工作。”

在阻断措施令期间,Ben就有时间做一些平时想做却又没时间做的事,比如烹饪。“我偶尔会让孩子们到厨房里玩玩,做一些比较简单的食物,例如披萨。切东西的部分都是由我做。其实他们也是玩比较多,玩一玩就跑掉了。”
“不过最近大儿子有要求切东西,我本身不喜欢受伤,我也害怕他们切到手,我宁愿自己受伤,但是到了一个时候,要放手时还是必须放手。”

主持美食节目
目前仍活跃于演艺圈的Ben,早前拍摄了一个节目《欢喜没烦恼》。“这是给年长者的一个节目,我们在里面都是说方言,有福建话、广东话,我是负责演里头的短剧。”
Ben进了演艺圈后,刚好也主持了一些美食节目,所以他就有机会到中国拍摄制作北京烤鸭。
“那也是我第一次去中国,所以印象很深刻。我也见识到中国真正的功夫,我喜欢中餐切东西的技巧,他们有很多不同的切法,像武侠小说的情节,很过瘾。西餐就没有那么注重刀工,但我喜欢西餐的摆盘。以前做菜是一门手艺,现在不只是手艺这么简单了,它也结合了艺术和科学。”
“烘焙方面我就不太行,我的cream puff和香蕉蛋糕每次都发不起来。而且烘焙材料都要量到很精准,所以烘焙我都做得不好,反而我太太做得比较好。”

推荐

做菜就是要好玩
Ben的直播叫Play Kitchen,顾名思义,做菜就是要好玩。“我觉得玩的时候,我是最放松,最没有压力!我喜欢玩食材和烹调方法,我没有一个标准的食谱,全部都是靠感觉的。”
孩子们都喜欢Ben煮的pasta。“我也常煮汤,通常我都是煮他们喜欢吃的东西。我也自创从土耳其testi kebab研发过来的料理。道地的testi kebab是把肉类炒了,加入香料和蔬菜,放进特制的陶瓷花瓶里,封住后就放进烤炉,烤约两个小时。过后就用铁锤把花瓶敲开,再把所有的肉倒出来。回到新加坡后,我就用自己的方法改良。”Ben也曾和朋友合股开过餐厅,过后他就把股份卖回给他们。“因为我想要多些陪伴家人,那几年真的没什么时间和家人在一起。”
“我接下来还会有很多计划,我才42岁嘛,而且孩子还很小,我还要继续打拼。原本想过要再开始做餐饮业,但是新冠肺炎来得太快,所有计划唯有暂搁一边。”

希望在海边过退休生活
Ben希望有朝一日退休后,可以住在海边,卖些啤酒和小吃,跟顾客聊天。“我喜欢大自然,过简单的生活。我是一个kampung boy,小时候放假常去外婆家,我特别向往乡村简单朴素的生活。如果我无缘在海边过退休生活,我就会去外婆家,我跟舅舅他们说,如果有一天要把那间祖屋卖掉,记得要卖给我,因为那边有太多很美好的回忆。”
“我跟孩子说,我会把你们养大成人,到时候你们自己就要独立。我也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赚很多钱给孩子,让他们无忧无虑做想做的事情,而不是要为了钱而做,那就很没有意思了,然后我就会和太太去过我们想要的生活。”

 

极品
1
高兴
0
喜欢
0
一般
0
无聊
0

Copyright © 2020 LIFE MAGAZINES. All rights reserved.

Scroll To Top